首 頁 | 業務范圍 | 藥品目錄 | 美羅華 | 愛比妥 | 赫賽丁 | 泰索帝 | 力比泰 | 聯系我們
  網站公告: 收藥光榮、收假藥可恥,一旦查處后果自付,本人愛錢更愛國。
 
     美羅華
     愛比妥
     赫賽丁
     泰索帝
     力比泰
     開普拓
     日達仙
     易瑞沙
     楷萊
     冬蟲夏草
 
收藥市場是一家以北京收藥主的網上交易平臺,專業為收藥、北京收藥、北京收藥公司、高價收藥行業提供的網絡平臺,在這里可以收到大扶康、蓋諾、惠爾血、健澤、開普拓、赫賽丁、恩度、邦羅力、百士欣、開同、歐貝、凱時、善寧、天地欣、弗隆、芙瑞、福至爾、力比泰.多吉美.美羅華.派羅新.特羅凱.復達欣.穩可信.金納多針.美平.舒普深.法馬欣.樂沙定.艾恒.施捷因.博寧.羅士芬.白蛋白康萊特.善寧.泰能.普樂可復.新山地明.康士得.立芷血.日達仙.密蓋息針等各種藥品,在收前請自己驗好貨,在此提醒收假藥者請繞行。
 

 

 

“北京收藥”無處不貼


上班路上你就看吧各大醫院和藥店附近的電線桿上,到處張貼著“高價收藥”的小廣告。在公交車站、火車站、大型商場等人群較密集的地方,為了引起更多路人注意,藥販子除了在電線桿、墻壁上張貼廣告外,還在人行道上密集地張貼收藥廣告。

在路旁的樹上就貼了上百張“高價收藥”的小廣告。環衛工人表示,他們每天都在清理這種小廣告。這種小廣告背面帶膠,可以直接貼到建筑物上,清理起來比較困難。往往是今天剛清理完,第二天又被人重新貼上,他們對此是深惡痛絕。

按小廣告上留的電話的不同來區分,據記者不完全統計,活躍在大慶市的“高價收藥”的藥販子非常多。其中多數都使用小靈通,少部分留有手機號碼。

在某醫院采訪時,保潔人員告訴記者,因為每天到醫院就診的患者較多,一些藥販子趁醫務人員不注意,就鉆到廁所張貼“高價收藥”的廣告,有的藥販子直接將收藥的電話用水彩筆寫在廁所的門上或者墻壁上,清理起來特別難。

醫院的工作人員也坦言,經常有一些人拎著包在醫院門診大廳里來回轉悠,這些人既不看病,也不是陪同患者看病,是專門向開完藥品的患者買藥的。甚至有人跑到住院部,挨個病房詢問病人是否有藥品出售。

4日,記者在油田總醫院采訪時,正在排隊購買藥品的孫女士也表示,在醫院開藥,然后低價賣給藥販子,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。這些人多數都是劃卡購藥,北京收藥這么做主要是想“套現”。

記者親歷賣藥過程

“我家有一些止痛、感冒藥,能收嗎?”“收,只要是藥就收。但這些藥不太好出手,收購價也不太高!薄拔疫有一些快過期的藥,你能收嗎?”“過期藥暫時不收,價格太低,現在沒有人要,我們收了也只能壓在手里!

5日上午,記者謊稱手里有大量的藥品等著出售,一名姓王的男子得知后,很快答應與記者見面,并約好在讓胡路區乘風莊商場門前看樣品。

13時許,記者帶著一些感冒藥、止痛藥,還有一些拆封未吃完的藥品,如約來到乘風莊商場門前。

王某身穿藍色羽絨服,30歲左右?催^記者帶來的藥品后男子說:“你這些藥都不好出手,沒什么賺頭。沒過期的每盒藥2元,過期的按數量的多少給錢!

記者以價格太低為由拒絕交易,正要轉身離開時。王某追了上來說:“你這些藥現在賣還能賣點兒錢,如果過期了,就一分錢都不值了!

記者表示,自己最少有三大紙箱的藥品,而且還有大量的針劑。對方表示,自己也做不了主,需要跟老板商量。打完電話后,男子說:“你這個情況比較特殊,我每盒藥再給你加1元錢,針劑類的藥價格還能相對高一點兒。如果你不方便,你可以告訴我地址,我上門去收!

記者又試著撥通了另外幾個收藥的電話,對方均表示,生產日期是2008年年底或者是2009年的,距過期在8個月左右的,按售價的50%到60%收;距過期5個月以內的,按售價的30%收;過期藥品和拆封藥一般都是估堆,按數量多少象征性給錢。

但對于市場上熱銷的藥品,例如治療心臟病、糖尿病的藥品,如果沒過期,最高可以按售價的70%收,過期的每盒也能賣三四元錢。

當記者表示想約地點見面時,很多高價收藥藥販子直接拒絕,少數愿意見面的藥販子也都是過后打來電話,然后再約定見面地點。

藥品直接賣給藥店診所

得知藥販子的喜好后,7日14時許,記者來到藥店購買了200多元治療糖尿病和高血壓的藥品,與一名自稱姓袁的男子相約在薩爾圖會戰大街金田商場門前見面。

袁某20多歲,身穿黑色帽服?催^藥品后,男子表示,這幾種藥品確實是市場上熱銷的藥品,但其中兩個治療高血壓的藥品生產日期是2007年,收購價格不會太高。

袁某撥打電話,向高價收藥逐一說了記者手中拿著的藥品名稱。掛斷電話后,袁某稱,這幾種藥品需要他回去詢問買主和市場價后再定。

當記者詢問收購的藥品如何處理時,袁某笑著說:“我姐家在乙烯開了一家藥店。我收這些藥也是往外推,藥店不好賣的藥,我也不敢收,有些藥收完只能壓在手里!

和記者互留了電話后,袁某與一名身穿米色衣服的女子一起向公交車站走去。這過程中,袁某又接了一個電話,然后轉到商場后面的一個樓區。

一名50多歲的老太太拿著一塑料袋藥品站在樓區里,袁某上前仔細查看了藥品的名稱和藥品的生產日期,然后和老太太耳語了幾句。袁某離開后,記者來到該小區對幾位居民進行了采訪。

今年55歲的李某說,經常有人到小區里收藥,像胰島素、安康欣、賀普丁等藥的價格相對高一點,感冒藥和消炎藥的價格比較低。

剛購物回來的王阿姨說:“過期藥,拆封沒吃完的,他們都收,也不知道他們做什么用。誰家都有挺多過期藥,尤其是像我們這樣家里有老人的,各種藥和針劑也

 


是一家以藥品零售和批發業務為主導的企業

版權所有2011-收藥排名出租網 收藥 北京收藥 北京收藥公司業務經營許可證:ICP備 09100193號

各种少妇BBw撒尿